度驴度马

1970
01/01
08:00
评论

  赵州从谂禅师居住的河北观音院,有座天下闻名的石桥。一位云游僧问赵州∶「听说这里有座赵州石桥,但我却只看到一座独木桥而已,却看不到赵州的石桥。」

  赵州说∶「你只看到独木桥,却看不到赵州的石桥。」

  僧人惘然∶「赵州的石桥到底是怎样的东西?」

  「度驴度马,」赵州停顿了一下,接著从容而坚定地说,「度一切众生!」

  有形的独木桥仅仅能度一人,而无形的赵州石桥却是以菩萨的慈悲心默默地以身承受驴马践踏,普渡众生。

  又一次,赵州在扫地时,僧问∶「您是悟者,为什麽还扫灰尘?」

  赵州说∶「灰尘是外来的。」

  另一位僧人接著问∶「清净的佛堂为什麽有尘埃?」

  赵州笑著对前一位僧人说∶「瞧,又一点了。」

  悟者、佛堂虽然清净,但也会沾染上尘埃。除了清扫之外,别无他法。如果被这种事情困惑,就是尘埃,就是迷失。

雪窦颂云∶

孤危不立道方高,入海还须钓巨鳌。

堪笑同时灌溪老,解云劈箭亦徒劳。

  赵州平常接应学人时,不立玄妙,不立孤危,不似一般的禅师那样,动不动就说打破虚空、击碎须弥山,海底扬尘、须弥山鼓浪,用这些不著边际的话来宣示佛法。但赵州的话平易固然平易,却蕴含著无限的机锋。这叫做不立而自立,不高而自高,看似寻常实奇崛,玄妙无穷。这就像龙伯国的大人,入海垂钓,对小鱼小虾从来是瞧不上眼的,一钓就是戴负神山的巨鳌!於平易处见孤危,而不像灌溪和尚那样故作惊人之句——

  有僧问灌溪∶「早就神往灌溪了,可我今天来这里一看,只见个沤麻池。」灌溪说∶「你只见沤麻池,不见灌溪。」僧问∶「什麽是灌溪?」灌溪说∶「劈箭急!」

关注我们
二维码扫码关注“佛商网”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