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悟人生的无常(图文)

2015-05-22 16:20:58  已有   人浏览过  【布衣百姓】  我要评论

 

感悟人生的无常.jpg

  我的生日是在清明节,祭奠先祖的传统节日。《历书》云:“春分后十五日,斗指丁,为清明,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,盖时当气清景明,万物皆显,因此得名。”

作者:索南卓玛

  缘起
  
  今天早上,正好看到有个前同事妹纸在朋友圈里感概:社会给女人的安全感越来越少,以前以为安全感是一个承诺,是过马路时紧握的手,是温暖的话语。如今,能给我安全感的唯有明媚的阳光,繁华路口人行道的绿灯,出门时口袋里的钱包和钥匙,手机里显示的满格电……看到这段,我陷入深深的沉思中。活了三十年,我穷其半生都在向外追求幸福。可现在年岁渐长,经历越多,自己越来越理解这句话:安全感,或者说幸福,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幸福与否,全然在于自己的心。
  
  再过几天,我就30岁了。回顾前半生,似乎就像是一场如梦似幻的梦。成长在公务员家庭,平静优渥的童年时期,充满叛逆色彩的少年时期,以及瑰丽浪漫的青年时期,一幕幕的场景,就像电影胶片那样在心中如河水般流淌。祖父母和父母的疼爱,让我像普遍的80后独生子女那样,是一个性格骄纵、以自我为中心的坏脾气姑娘。22岁之前,所有的事情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。我有个认识16年的闺蜜小伙伴说,她最喜欢的感觉是,everything is in order(一切如常)可恰好相反,这个世界最现实的规则莫过于无常,唯一改变的就是一切都在改变。
  
  母亲的离去
  
  我还清晰的记得,在2006年的春天,沙尘暴和柳絮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北京城。还没习惯北方干燥气候的我,开启了人生的另外一个篇章:每天清晨6点洗漱完毕后,离开东南三环劲松的群租房,那里,还住着另外8个也刚刚找到工作的大学同学。那个时候,地铁10号线尚未修建。那个时候,我还是个瘦妹子,80多斤。清早蒙着纱巾,看着沿路都是被沙尘埋没的车辆,坐52路公交到国贸换乘地铁1号线,再坐到公主坟,换乘374路公交,斜穿大半个北京,来到位于苏州桥附近的一家媒体上班。那个时候的心境好像就是一种憨憨傻傻的快乐。
  
  在那年清明节前夕,我还收到了母亲给我汇来的200元钱,从我上大学后,母亲一直有过生日给我加零花钱的习惯。当时内心还小小嘟囔,人家工作要花钱的,应该多打赏一点嘛。
  
  两个星期后,我母亲因车祸突然离世。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将我推向深渊,我就像木偶一样,被亲友们安排呆呆的看了母亲的遗体,呆呆坐上灵车,呆呆在灵堂前守孝。这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,一直不敢相信头天还和我通了电话的母亲就这样天人永隔。前一天上午,当时我梳着头,梳子突然断成两截,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于是打电话给我妈,问她最近是不是有亲人去世,她回忆了半天,说上周倒是有个远房的舅奶奶去世了。我说不像,应该是很紧密的亲人。没想到一语成箴。
  
  那段时间真是一段长歌当哭的难熬时光,也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。直到时隔八年后的今天我才有勇气写出这些细节,依然心如刀绞,刚才又哭了一场。感恩那段时间特意来看我的发小、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,在我最难熬的时候,感恩你们给了我莫大的安慰。也正是亲人的离世,让我浑浑噩噩的人生终于开始清醒过来。人为什么会遭遇不幸和痛苦?人死了还会有灵魂吗?这一切到底是谁安排的?我一直反反复复思索着这些问题,但始终得不到答案。如果说人死如灯灭,说物质决定意识,那为什么头七的时候,按照家乡的风俗,将母亲生前的房间铺好床单被子,紧闭门打开窗户,第二天早上真的的在床单上看着了母亲留下的手掌印。唯物主义者对这些也许是嗤之以鼻,但是这事是千真万确的。
  
  一天,有位闺蜜小伙伴带我去见了一位居士。居士告诉我,早在2500年前已经证悟的释迦牟尼佛说,这个世间有六道轮回:天道、人道、阿修罗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。众生根据自身的业力,在六道中不断流浪受苦。那位居士建议我念《地藏经》可以超度逝去的母亲。那个时候,我只想到自己的母亲,想着怎样才能让她解脱。念《地藏经》最开始也是有口无心,后来慢慢的能看进去了。佛经中讲到一个故事让我感触很深: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姑娘叫光目女,她母亲去世后,她供养三宝想知道自己母亲的去处,结果知道母亲堕在地狱受苦,于是她发出了感人至深的慈悲大愿,甘愿在阴森恐怖、热寒交替的地狱中救度所有像她母亲那样的众生,让他们不要继续受苦,地狱如果不空,不度尽一切恶道众生,她誓不成佛。正因为这个大愿的愿力弘深,光目女的妈妈转生人天、最后成佛。故事和我有着一些共同的经历,当时我被这位光目女(即地藏王菩萨的前世)的愿心震慑了,她并没有选择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”的淡忘,而是升起了广大的菩提心,救度一切在恶道中受苦的如母众生。
  
  皈依佛门后,除了念念经、放放生、参加下法会,自己内心并没有多大改变,好像信佛只是个心理安慰而已。母亲去世前那些原本平淡的岁月,突然开始觉得弥足珍贵。于是我每天以泪洗面,郁郁寡欢。走在大街上,在超市买东西,就能情不自禁的流眼泪。内心变得极为敏感,只要有人对我不满意或说了不好听的话,我就哭啊哭,天天都想回到过去,回到自己有爸妈的温暖的家。脑海中反反复复一遍遍播放,狗年的那个春节,从姨母家团年回来,我在中间,父母在我两边,我们在大街上走路,吃烧烤的幸福时光。
  
  可那些旧时光,又怎么可能回得去呢。
  
  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的我,压根没有“断奶”,没有独立面对这个世界的能力和勇气。心里老觉得自己不幸福、命运特别悲惨的人,当然得不到幸福。
  
  家庭危机

  
  这种依赖心理,让我继妈妈后,内心无意识地迅速找到了一个新的精神支柱。这个人是我当时的男朋友,现在的老公。我和老公年少相识,现在算起来已经有12年,结婚4年有余。妈妈去世后,他抱着我说,妈妈这棵大树倒下了,以后我就是你的大树,照顾你一辈子。那个瞬间很美好,这是一句真心实意的承诺。感恩老公在最艰难时刻的不离不弃。
  
  职场的艰难,北漂的打拼,在这里就不细表了。2008年夏天,我们很幸运的交上了一套二手房的首付款。房子位于甜水园,这个名字,寄托了我们对新生活无限美好的憧憬。成为房奴的那天傍晚,夕阳很好,我俩手牵着手,坐在117路公汽最后一排,在春秀路的眉州东坡吃了顿庆祝餐。犹记得那时因为买房囊中空空,那顿饭也吃得捉襟见肘。那天刚好是7月13日,北京申奥成功七周年,餐厅电视中人们在庆祝,再等20多天即将迎来北京奥运,我们也在庆祝,因为从此之后我们有家了,在偌大的帝都,我们有个小小的栖身之所。
  
  乔迁新居后,我的家庭观念越来越严重,依赖倾向也越来越严重。这里的依赖并不是物质依赖,而是精神层面的依赖。就像开篇那个妹纸所讲的那样,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这样的,不停的渴望温暖的话语,希望他能无微不至的关爱我。我老公是个外表温和、但内心非常倔强的人,情绪起伏非常大。所以,经常他无意中做的事或说的话,我内心就能把自己设定在“受伤者”角度,狠狠难过很多天。日积月累,负面情绪像滚雪球那样大,每次吵架都会把过去他所做的各种劣行全部回顾一遍。
  
  结婚后,这种情况依然得不到有效转变。他逐渐不搭理我,培训开会出差的机会越来越多,回家越来越晚,在家就把自己关在另外一间房间,完全不沟通。我偏执的性格再次被激发,像所有疑神疑鬼的女人一样,查他的手机、QQ和行踪,一有风吹草动两个人就打架打得不可开交。一边是我寻死觅活,一边是他暴怒头也不回甩门而去。那段时间我俩各自都暴瘦了30斤,内心煎熬就像活在地狱一样,他不在的日子,我抱着狗相依为命。很久之后,因缘际会,连狗也离开了。最惭愧的是,那段时间连累父亲继母公婆大人为我们担惊受怕,日夜睡不好觉。
  
  我开始四处求神问卜,试图“拯救婚姻”。动手修改自己家的风水,花光自己的积蓄祈福做婚姻法事,请了各种各样的符咒和加持品,在家里的佛堂忏悔哭泣,祈请上师加持,将所有的修行全部回向给我丈夫。那段时间,真是有枣无枣都打一竿子。效果仍旧不明显。为什么?现在想起来,念经改风水贴符咒,都是外缘,固然能化解部分外在的障碍,但我们的内心始终被巨大的贪嗔痴所束缚,又怎么可能得偿所愿?
  
  后来,他精疲力尽对我说:“这么多年,我感觉你一直都没有长大,跟你在一起太累了。”
  
  我绝望了,写下遗嘱,割腕,用刀划着自己的心口,一个人封闭在打开煤气的厨房里。狠狠嘲笑自己,还学佛多年呢,不相信因果业力吗?遇到不好的事情,冤亲债主找你讨债的时候就想不认账?只能过甜水、蜜水泡大的日子,就不能心甘情愿笑着承受痛苦?煤气呛人的味道,让我内心还仅存的一丝清明复苏了,突然感悟到:所有的痛苦,都是自己内心的造作,即我执。把自己看得太重,把所谓的“情爱”看得太重,入戏太深。
  
  我手腕上的疤痕,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消逝无影踪了。时间也在逐渐抚平内心的伤痕,后来,又过了一年,我终于明白:向外求幸福,永远都是缘木求鱼。变幻莫测的外境,如同镜花水月一般,只有做个内心安定幸福的女子,才能真正幸福。你微笑,世界也对你微笑。
  
  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遇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,总是会愤恨的认为:凭什么XXX这样对待我?
  
  我有个小伙伴对我说,凭什么他就不能这样对待你呢?是啊,人家当然可以这样对待我。我又是谁,你又是谁?对“自我”这个概念看得太重了。既然是最亲的亲人,为什么不能慈悲一点呢?包括对自己,也要慈悲。并非我圣母。真正想明白了,就能放下自己的执着了。
  
  什么才是大爱
  
  20岁生日的时候,我曾经非常文艺非常小清新的冒着傻气在一张抹茶绿的卡片上给30岁的自己写了一封信。自己跟自己约定,30岁的时候再打开。前段时间从北京迁徙到上海,整理行李时突然想起来,就翻了翻。
  
  上面写的是:30岁的你,你好吗?我现在很爱很爱一个人,你和他还在一起吗?
  
  我心里默默的说,是的,我们还在一起。只是这种爱,和之前的已不同。
  
  狭义的爱情,是占有欲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爱他,是因为他长得帅,符合我内心的男友标准;后来我爱他,是因为他是可供我依赖的精神支柱。这一切,都与真正的内心解脱毫无关系。爱欲,反而是轮回的根本。而真正的大爱,却是对众生的慈悲。
  
  现在,我和我老公,既是茶米油盐酱醋茶的夫妻,也是修行路途上相互扶持的道友。我很感恩他,不是他,我根本无法打破自己从少女时代开始的情执幻象。有时候想起来,内心真的很感恩他。当出现一些让人感觉不舒服、逆向对境时(逆增上缘),人才更容易坚强和成长。我自己是经常把他当菩萨来看的。跟他一起生活,内心的智慧和体悟又会增加不少。
  
  当然,还是那句话,人生无常。缘分,就像天边的两朵云,相互交会,又逐渐分开。这30年,因为自己的种种原因,没有保养好身体,落下了一身疾病。所以,这个肉体躯壳究竟能存在多久,很难讲。如果有一天,当我们彼此分离的无常到来,我相信我们会平静、从容、欢喜的对待这一切。
  
  我的生日是在清明节,祭奠先祖的传统节日。《历书》云:“春分后十五日,斗指丁,为清明,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,盖时当气清景明,万物皆显,因此得名。”小时候,我不是很喜欢这个时候过生日。因为同学总是嘲笑我出生的日子不祥。工作后,就更不喜欢了,因为出生的时候是母亲的受难日,母亲以那么惨烈的方式谢世,而后过不久又是她的忌日。现在,我开始喜欢清明节了。因为,会有更多的人选择去墓地和寺庙,为自己过世的亲人拜祭、祈福。更多的佛弟子,在这一天,为无量无边的众生能够得到解脱而精进修持善法,包括我自己。更多离世的人,也会因为众人共同发出的一念清净善心悉得解脱。
  
  那年大寒,按照家乡风俗要立碑。表哥问我刻什么文字,我想了想,在我母亲的墓前刻上了这么一句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人世间有很多揪心的苦,有一种苦,是你自己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时候。多少人,也许都来不及说再见,就已经永别。比如我和母亲。又或者,一个类似于我这样的众生,蹲在人潮涌动的昆明火车站候车室等车,或者在零时平稳行驶的MH370航班上,听着机上娱乐设施沉沉入睡,他们可能是旅行爱好者、打工者、出差人群,可能是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,但却永远无法预测下一刻将经历的事。所以,请活在当下,珍惜当下的每一个瞬间。
  
  就像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所说,幸福的根本是心。让自己的心量打开。对所有的人和事,心怀善意。关爱每一个众生,包括年纪大了还在为儿孙愁结婚买房的父母亲,包括工作中对你表现苛刻的客户和老板,包括你家脾气大扒垃圾桶的狗,包括地铁旁边因为各种原因乞讨的人,哪怕是为了骗钱,这么愚痴那也非常可怜。包括你看着觉得碍眼和猥琐的老鼠蟑螂,包括你肉眼看不见无形的天神、龙、地狱道、鬼道的众生。对一切生命都怀有敬畏和感恩之心。
  
  我自己,一直做得很不够,依然又懒又馋,有很多毛病,但我还是希望并努力在多做一些利益众生的事情。因为,当下的顺境或逆境,都会随着自身的心力而转变为一颗菩提种子。总有一天,这棵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。祈愿自己累生累世的六亲眷属乃至十方法界的所有众生,都能够得到暂时的人天安乐乃至究竟的佛果。
  
  我这辈子遇到最美好的事情,就是听闻佛法并走向修行之路。
  
  愿诸众生,永具安乐及安乐因;  
  愿诸众生,永离众苦及众苦因;  
  愿诸众生,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愉悦;  
  于诸众生,远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。
  
  索南卓玛写于2014年4月2日

最近更新

帅男改变命运的故事

帅男改变命运的故事

      帅男改命运      我也看过一些年轻人,其实他很努力读书,却怎么考都考不上?是读书的方法错吗?...[详细]

阅读排行

帅男改变命运的故事

帅男改变命运的故事

      帅男改命运      我也看过一些年轻人,其实他很努力读书,却怎么考都考不上?是读书的方法错吗?...[详细]